討工程款起矛盾雙方上演“武戲”
  每日甘肅網-西部商報訊(記者甘菊萍 姚偉實習生尚也)一方承包了建築門窗製作安裝工程,另一方則作為施工方為其製作並安裝門窗,誰知雙方在合作結束時,卻因為1萬多元的工程款產生矛盾,繼而引發打鬥,最終致一人鼻子骨折住院。
  由本報聯合蘭州市勞動監察支隊和蘭州市四區勞動監察部門啟動的“情暖2013——歲末為進城務工者討薪”行動仍在進行中,如果你遭遇惡意欠薪,請和我們聯繫,本報新聞熱線0931—8119000將繼續傾聽討薪者的投訴,此次行動真誠地為您服務。
  萬餘元工程款因糾紛雙方上演“武行戲”
  今年3月份,付師傅和石姓老闆因為建築門窗安裝事宜有過一次愉快的合作。有了初次合作的成功,付師傅隨後又和石姓老闆進行了第二次合作,但這次合作並未簽訂合同。付師傅的兒媳說,9月份工程就完工了,但是三個月過去了,石姓老闆還欠著他們16000餘元的工程款未結清。12月24日晚,他們再一次找到石姓老闆要錢時,卻發生了令他們意想不到的一幕。她老公付鍵以及公公被石姓老闆找的人打傷住進醫院,經醫生診斷,她老公的鼻子骨折,公公也需要留院觀察。
  記者找到石姓老闆瞭解情況。石老闆說,他是掛靠別人的公司承包工程,具體欠了付師傅多少錢沒算過,大概15000元左右。工程款之所以沒有付清,是因為還有200多個已經做好的隱形紗窗沒有交到自己手裡。石老闆認為,製作好的窗紗並未交付到他手裡,他沒付清工程款沒有錯。就打人一事,石老闆稱,12月24日傍晚,付師傅給他打電話要錢,他告訴付師傅,2014年1月15日左右他會結清剩下的工程款,可是付師傅的兒子卻堅決不同意。當晚8時30分左右,付師傅和他兒子還有幾個人到他家要錢,還威脅稱不給錢不走人。據石老闆說,付師傅一行多次找到他家要錢,而且每次都是晚上,這種行為影響到他的家庭生活,被逼無奈,他才告訴付師傅,如果再去自己家裡要錢,就打斷他們的腿。石老闆說,直到晚上9時多,妻子告訴自己,付師傅他們還沒有從家中離開,當他回到家時,付師傅父子倆還打了他一拳,他這才還手,把付師傅打翻在地。妻子從窗戶看到後,叫來堂外甥勸架,結果也被付師傅一方毆打。矛盾愈演愈烈,最終導致付師傅的兒子鼻子骨折。“雖然我認為自己不結清他們的工程款是有道理的,但是畢竟對方住院了。事發的第二天上午,我立即給他們送去了2000元的醫葯費。”石老闆說。
  辭職不按規定申請工資按曠工被扣除
  丁永軍師傅於今年1月份開始,在安寧沙井驛的新型鋼結構廠主要做鋼筋鉚焊工作,沒有簽訂合同,每天是170元的工資。按當初約定,廠里管飯,並不需繳納伙食費,誰知工作後,開始扣除伙食費和服裝費。期間還讓他出差,也不報銷任何費用。丁先生覺得這工作沒法繼續幹下去,於是在4月1日選擇辭職。丁先生說,辭職後,沙井驛新型鋼結構廠還欠他4000餘元的工資,他討要時,廠里的主管互相推諉,自己遲遲沒有結到剩餘工資。
  針對此情況,記者聯繫到沙井驛新型鋼結構廠的黃主任。黃主任說,他們和工人簽訂了勞務合同,有些是書面的,有些是口頭的,還有個別是從總廠過來的,沒有簽勞務合同。按照勞務合同的有關條款規定,員工如果辭職,要提前一個月提出書面報告。丁先生沒有按照合同約定辦事,沒有提前交辭職申請就直接離開,他見丁先生沒有來上班,打電話詢問時才知道辭職了,丁先生的這種處理事情不妥當的方法給廠里也造成損失。所以按照勞務合同的規定,不來上班就按照曠工處理,一天不來扣除兩天的工資。黃主任表示,就丁先生工資一事,能否付給他還不好說,要把此事向廠里領導彙報,之後再視情況而定。  (原標題:蘭州:討工程款起矛盾雙方上演“武戲”)
創作者介紹

宇治金時

cp05cplu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